所有觀光文宣都述說著;聖多美‧普林西比是一座天堂島嶼


所有觀光文宣都述說著;聖多美‧普林西比是一座天堂島嶼

天堂就是;有著自然資源豐富、民風純樸、沒有工業的污染地方,事實上是;因全國上下,只有一間啤酒工廠,沒有其他製造業工廠,自然就沒有汙染源,大自然就能與人類能平和共存。但在天堂生活的平凡老百姓們,生活所需的物資只能全靠世界各地進口,也就是一般人家所用的牙刷或牙膏是舶來品,廚房中所有的杯、碗、瓢、盆無一不是進口貨,想當然爾,瓦斯及汽油也只能搭船過來。單只有一個【貴】字來形容聖國的消費。然而;整個國家唯一的外匯收入,也僅有可可和咖啡,但可能非常難想像,聖多美的農家沒有烘製咖啡技術,甚至也不會做巧克力。這些技術都由外國人全部包辦,只有單靠原物料的出口的小島國家,能有多少外匯進帳。寫到這兒,我想只要會算加減的人,就會有收支概念,這國家為什麼會如此的窮了,而需要靠大筆金額的外援。

聖國土地,只有使用權,沒有擁有權,這兒年滿20歲的有佃農身份的男人,政府會將一塊公頃的土地給其耕種。但純樸的當地人,只能當個小農,沒有額外的預算購買肥料或滅蟻藥,僅依傳統的自然耕種方法繼續種咖啡,但咖啡還未轉紅成熟時,往往螞蟻大兵會先行進攻,飽餐幾頓,採收的品質往往不如預期,因此直接將採收的豆子,販售給歐洲的大盤商,除了不用擔心滯銷的問題外,算是最普遍且簡單地能有一筆金錢收入的方法。甚者,一些小農們將政府分發的土地廉讓給其他人,直接到外國人開的咖啡農場打工,或到首都找工作,至少能有固定的薪水收入。無論哪種方式,當地小農們辛勤工作,只能換取微薄的工資,而真正享受到可可&咖啡所帶來的高利潤,卻是來自後端的歐洲製造商、加工商、販售商。

coffee

試著與農家對話時,發現部分小農還是會用自家的咖啡豆進行烘培,沒有標準化製造流程、也沒有機械自動化的協助。每次最多只能烘製20公斤、到底要培火多長的時間? 說是隨著空氣的濕度,從1小時到2個小時不等的時間,有時木材提前燒完,烘培時間就會比較短,或過幾天再來烘培。換句話說,咖啡是由‘天氣” 與 ”人”來共同生產。永遠都沒有一定的口味,這次喝的口感跟上次不一樣,下次或許是全新的味道,這對做商業行銷而言,大概只能『無言』吧。

就行銷的基本常識,每一批所產生的品質不一的產品,該如何在市場做販售?定價上該如何標售? 這…這…怎能在市場上競爭的能力呢? 但在很多團體輔導失敗的經驗來自於太快導入商業模式,而讓小農們難以接受太多的大改變,再者,產量無法到達到商業基本供應量;也只能走放棄一途,並無法突破並改善經濟收入。現在,大概只能【順其自然】,強調農家與自然的對話,沒有太多人為的制式思維,為主軸來做行銷包裝了。

客群,設定為國外觀光客

包裝,將現行的塑膠袋,再製做一件具有當地特色的手工外包裝

設計,一個商標,將基本的商品名稱、重量、聯絡地址清楚標示出

故事,努力的將小農們點滴,以分享方式傳送出去。

但只有一個人,可是無法包山包海,全部一手包辦。俗話說;在家靠父母,出外靠朋友。但位在天堂島國的我,只能靠著無邊際的網際網路來募集:

手巧的朋友;將自然的椰子樹葉或香蕉樹葉,製作成包裝素材,透過網路教導小農家的婦女們,閒暇之餘做做原創咖啡外包裝

懂設計的朋友:幫忙設計商標標籤,基本的商家行號&重量標示都沒有,真不知該賣給誰。

喜歡分享的朋友;將小農們的點滴分享散播出去,無論以何種語言,至少讓更多人知道有一群認真耕耘的小農們,住在聖多美‧普林西比

個人現在是志工身分,並無多餘的金錢回饋,只能將你們的熱情協助,再告訴更多的人,期待;更多動人小故事發響。

聖國

★分享本篇內容在你的...